🙀

澄吹 狗血爱好者 癖好NTR
和修罗场

【all澄】剔骨(十)

重大预警: 有伪澄轩出没!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

兰室内,诸生皆屏息凝神,奋笔疾书以应对今日的校考。

对于以往这等考试,金公子虽然不屑于争得所谓头筹什么的,随意写写,过个甲等评级也不过是轻飘飘的事,不想这回居然……

起先,因为忙于作答,根本无暇顾及四周,直到有一小团纸嗖的一声落入怀中,才发现案前已不知怎的已落了三两只了,便想稍稍查看一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刚用余光扫了一眼,又嗖嗖两声,又窜出团纸!

魏婴!江澄!他那两个便宜小舅子!不由得青筋暴起,一个似乎要给别人传小抄,另一位便也取纸团相击,结果偏偏就落倒自己身上?!他娘的,这纸团若真被看到了,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,心里一横道,罢了罢了,赶紧...

【all澄】剔骨 (九)

预警;有湛澄  羡澄 曦澄 隐晦修罗场

布布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大佬倾情指导! 苏唯A魏哥出没!

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♡

已过了子时,室内仍是灯火通亮。

江澄恨恨的瞅了瞅那边淌着口水,瘫于桌案,犹是睡得死死的魏无羡,心里已是将其骂了个百八十遍,可仍是奋笔疾书,左右开弓,同时誊写起两份 《上义篇》的家规来, 当然是一份如铁画银钩,另一份嘛,不提也罢,好歹今日要交公了事,不然这厮不知又要惹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待到天蒙蒙亮时,终于勉强完成,江澄抄得犹是头痛如裂,心道,今日无论如何是万万不能与之厮混了。

不学好!阿娘说的没错!果然近墨者黑!

想想这厢自己辛苦了一宿,那...

【all澄】剔骨 (八)重修

第七章补充半截车,链接在底部和评论

本章 隐约有湛羡澄修罗场

前几日,千盼万盼,江父终于得了虞夫人的信儿,匆匆忙忙的给儿子加了冠,取了字,把二人打发送上前去姑苏求学的船,便忙不迭的躲去闭关去了。

船下流水淙淙而过,漾起几度行舟过后的涟漪。

江澄眯着眼睛,刚刚睡醒,懈松松地仰躺在藤椅上,浑身上下活像只没骨儿的猫儿,懒在那里晒太阳,只觉日光晃眼,便欲着手挡上一挡,不想,却看魏婴一手撑着椅背,俯下身来,正好遮了一者那刺眼的日光,却显得魏婴整个人都好似溶于这日光之下,映得那双桃花逐流水的眼睛,更生得温柔多情。

只听他不无揶揄的问道,“师弟,醒了?”

顺便晃了晃手中之物,“要不要喝酒?”...

【羡澄】明珠番外篇 (老马识途)

(烂柯不得好死魏遇明珠,钟伯便是烂柯魏)

私设明珠澄和女儿穿越到平行世界,仍为江家宗主,巧遇烂柯人魏的故事

布布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的明珠杀我,哭的半夜睡不着,写篇温馨的治愈一下,老魏得偿所愿,终于带着那颗让他不敢死的金丹,溘然长逝的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钟伯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…

是在得知父亲刚刚回来的消息时,摔倒的,

所有人都不知道,就在前两天,一群蒙面黑衣的歹人欲趁着父亲不在洗劫莲花坞时,钟老那雷霆一势的暴起一击,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…

五内俱焚,大夫说他的肺已经破的跟筛子一样,若不是修仙之人,修有秘法,怕是早及一命呜呼,...

【羡澄】剔骨 (七)

无关碎碎念: 布布女神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给剔骨题字啦!本来想回家弄封面 结果加班狗不知道要肝到几点(*꒦ິ⌓꒦ີ) 先短更一段给布布的偷跑 哈哈哈哈哈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有好事者云:

落花逐流水,恩义莫轻谈,

蓦回首,旧事成空,

情思难改,业骨难削。

夜里的云梦溶于这清冷的月色当中,泛舟于菏泽,画舫游船却犹如睡了一般,只有微风拂过, 带了夏日里的一缕清凉。

只见江澄并非身着平日里那套劲装紧袖,头一次看他身着一身玄云广袖,被发跣足, 却有自有种舒意的落拓之感。

魏婴凑过去嗅了嗅道 “嗯?师弟,这莫不是云梦的江枝酿?!”

江澄不免嗤笑道,“呵,你是那偷了...

【羡澄】剔骨 (六)

预警: 可能会比较血腥【。】

顺便我要打个广告! 布布女神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的明珠已经发布啦! 是甜饼! 齁甜甜!! 魏哥又A又苏! 日常宠澄! 我升天!! (不过后面有大刀预警。。。我已经被刀死。。。。括号之前是当年无知的我。。。。)

“阿眠,的确是我的不是,没能把沚儿教育好,过于娇纵了,也不知他整日跟那些狐朋狗友学了什么不像话的东西,自己不争气不说,还整日游手好闲,我也是拿他没办法……”

“…这次不知他道听途说了什么,竟敢冲撞少主,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,保证不会再犯……”

“是,是,少主年轻有为,只是未免年轻气盛了些,孩子们之间嘛,打打闹闹多正常的事儿,你还记得咱们当初可是三天...

【羡澄】剔骨 (五)

江澄恍惚间醒来,眼前是云梦江家特有的绛紫色床帏,席间隐约氤氲着荷香,他习惯性的瞥了一眼左手,紫电闪烁着青紫色的微芒,是熟悉而陌生的莲花坞。甫一抬眼,便瞧见偏着头俯卧于床头酣睡的魏婴,眼下青黑,大概许久没有得歇,显得有些憔悴,大抵是睡时压歪了脸,嘴角边的被角被口水浸湿了一小滩,还打着呼哨似的鼾声,江澄禁不住噗嗤一笑,恰逢睡傻了的大师兄茫然间抬头一望,竟看到自己的小师弟居然眸中含笑的瞅着自己,觉得大抵是睡昏了头, 抬手便要剐自己一耳光,好在小公子手疾眼快,一把捉住那作妖的爪子,似笑非笑道,“怎么,大师兄刚赏了我一掌,便要掌脸作赔么?”

魏婴闻言,一激灵便精神了起来,大喜道,“江澄!你可算醒了!!...

【羡澄】剔骨 (四)

预警:

此恨,剔骨难削。故断六亲,负恩义,天道难酬, 身死魂散,方得解脱。

觉得本来作为长篇,不要剧透比较好,可惜夜半十分写的郁愤难平,故而写下此断命诗。

校场

”少宗主,已是午时了,您看……?魏公子怕是……”

只见那面目冷峻的少年稍一做手势,主事便默默退下。

烈阳当空,喳喳蝉鸣,众人额头已浸出细密的汗来,空气愈发的湿热,让人愈发的觉得气喘难挨。

“明日亥时三刻,例行校考,未达七分功课者,除清心铃,下放外院,今日便散了吧。”

众人仍是踟蹰不前,待其渐行见远,才稍稍松了口气,然不多时又嬉闹成一团。

云梦周村酒肆中,只见一群刚刚下了学的江氏子弟,终于得了机会,能舒散这软麻酸胀的...

【羡澄】剔骨 (三)

呜呜呜——感谢布布小女神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爱的鞭策(*σ´âˆ€`)σ 第三章终于肝出来了,改了好大bug

祝大家国庆快乐

五

魏婴闲极无聊,左支右支,想给自己翻个个,换个舒服些的姿势,无奈这紫电着实厉害,困了许久已是手脚发麻,竟有些不听使唤。”

“师弟,我真的错了,不该这般戏弄你”,大师兄,真心实意的惨声道,“可五谷轮回,人有三急,要是有个”万一可怎么办?

隐约那边传来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,小公子扬声笑道,“那便麻烦大师兄尿回裤子,也让众师弟们开开眼?”

魏师兄被梗的说不出话来,只得噤声,再做打算。

六

江澄这边草草洗完,怕他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,这边沥干水,便去寻魏...

督促自己按时打卡,作为澄吹的自我修养,虽然没加群,但依旧努力给小江攒小心心 小江冲鸭(●'◡'●)ノ❤

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:

一份超简单的打榜指南。



关于打榜的事很多人来问我怎么操作,我把所有的doki打榜,qq群打榜的操作方式全部整理并po出来了。



感谢 @菡萏  @新空兰天 ä¸¤ä½çš„图,我本人只是稍作整理。



打榜目前的主要活动阵地现在是doki心跳应援群,江澄生贺一群和二群。



心跳群需验证粉籍,通过审核后方可放行,群号暂不公...

江澄

【羡澄】剔骨 (二)

二

自从在江小少主那儿着了道,大师兄便怕了这尊大佛,径自见到了也巴不得离得远远的,生怕那两条威武的狗将军灭了他大师兄的威风,无他,自他入住莲花坞,这里便未曾养过狗,连柴房附近看家护院的都撵了出去。是以,大师兄天不怕地不怕,几乎快忘了自己见了狗将军,连个屁都放不出来的怂样。

可叹,天涯何处无芳草,魏大师兄鹌鹑了两日,便又抖擞了精神,上树爬墙摸山鸡去了。反正江家考教弟子向来不拘一格,只要每旬月中拔得头筹,便平日里任由弟子自行摸索,是苦修清谈也好,外出夜猎也罢,只要提前备报,便可自行其是。

可偏偏没想到,自己的买卖也有被砸在手里的一天。自己山鸡居然也有卖不出去的一天?

魏婴咽了咽吐沫,试图把...

【羡澄】剔骨(一)

预警 大概是篇爽文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主羡澄 后期可能会有湛澄ntr?

本文献给我的小女神恩恩和小仙女布布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,她是我的缪斯(´â–½`ʃƪ),看到这篇渣文的小可爱可以去围观我女神的鸠占鹊巢!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鸭

一

日出熹微,便有吵嚷声不绝于耳,纷纷扰扰,又好似带着一团喜气的扑面而来,云梦江氏的大弟子才睡眼惺忪的起身,犹是带着昨夜的微醺,松松垮垮的将衣服拢了拢,便出了门。

“允儿姐姐,这是怎的这般热闹?”

“呵,你这居然还不知道,十年前便与江宗主和离的虞夫人的独子,江家的少宗主回来了!宗主可是高兴得不得了,一早上就去码头亲自去接人了,估计现在应该快到了...

© ðŸ™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