🙀

澄吹 狗血爱好者 癖好NTR
和修罗场

【羡澄】剔骨 (三)

呜呜呜——感谢布布小女神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 爱的鞭策(*σ´∀`)σ 第三章终于肝出来了,改了好大bug

祝大家国庆快乐

魏婴闲极无聊,左支右支,想给自己翻个个,换个舒服些的姿势,无奈这紫电着实厉害,困了许久已是手脚发麻,竟有些不听使唤。”

“师弟,我真的错了,不该这般戏弄你”,大师兄,真心实意的惨声道,“可五谷轮回,人有三急,要是有个”万一可怎么办?

隐约那边传来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,小公子扬声笑道,“那便麻烦大师兄尿回裤子,也让众师弟们开开眼?”

魏师兄被梗的说不出话来,只得噤声,再做打算。

江澄这边草草洗完,怕他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,这边沥干水,便去寻魏婴。

见他十分乖觉的冲自己眨眨眼,勾出个十分讨巧的笑脸,便有点意外,道,“早些歇息,休得胡闹,” 便解了禁制。

魏婴甫一起身,反倒是身形不稳,便连声哎呦道,“不成了,不成了,腿麻了”
,跟没骨头似的往他那小师弟身上倚。

“活该你难过,” 小师弟虽然嘴上说得厉害,可到底也没推开他,还是一步一挪的把他扶到榻上歇息,便熄了灯道,“睡吧”。

夜深人静,只有细细的风挟带这藕花的香气,轻轻拂过窗棂,窗帷随风,笃笃的轻轻扣响,愈发显得月色愈发的浓重起来。

夜半,大抵是幼年曾流落街头的缘故,魏婴时常睡得不踏实,有时夜里偶尔的一点声响,便不免要辗转难眠,因此只得打坐练功,待日出熹微,方有一点困意袭来,是以,众人都言大师兄是何等的天资聪颖,修为精进,却不知也是一点一滴慢慢熬出来的功夫。

江澄似乎是被噩梦魇住了,含糊不清的漏出几声小兽似的呜咽,又突然怆声喊了声“爹! 娘——”,魏婴不由得有些慌神儿,忙囫囵拍了拍两下,少年僵硬的身子才略略放松下来,可仍是蹙着眉,含糊道,“魏……婴……”,

“哎,师兄在”,刚说完,觉得自己又略有几分傻气,只听小师弟梦里恨恨道,“去死吧!”,

魏婴默然无语,可眼角的那点点晶莹,又让少年平素凌厉的眉眼又近乎透露出几分孩子气脆弱与无助,只听他细不可闻的哀声道,“…你…不要……”,

什么?魏婴不由得俯下身来,只觉得耳边扑来有略带温热的湿意,夹杂着少年身上荷香的气息,随即拂上那蹙着的眉尖,不由得心中一动。

倒是想起那话本儿里的酸词儿,拂却平生未展眉——

心道,我这是怎么了,魏婴不禁哑然失笑,怕不是犯了病?

想想这小师弟自从来了,便不假辞色,从未顾及他这便宜师兄三分颜面,更不要说动不动就要拿鞭子抽人捆人了,可自己总乐得见他那气急了的模样,居然觉得有几分可爱。

思及父母,惊觉得自己与江澄不免有些许同病相怜?六亲缘薄,不是生离,便是死别。

别人都称道云梦江氏大弟子,亲切可人,逢人从来便是含着三分笑意,相貌更是一等一的风流,却不知自己沦落街头时,老乞儿见他可怜,便时时嘱咐即便受冻挨饿,见了人家也要记得笑脸相迎,不然坏了贵人心情,别说讨要饭食,搞不好便要遭得一顿好打,然而即便如此,嘴里念叨着吉祥话,也不免有时遇见恶仆纵犬伤人,而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乞儿,时不时的便有不知是害了什么病的,小小的躯体裹着破席子就那样丢了出去。

所以,当江叔叔将自己寻回江家,视若己出的抚养,自己竟有几分不可置信的惶恐,直至今日,犹有夜漏上时,辗转反侧的难眠,生怕是一场黄粱大梦,自己仍是那个食不果腹的小乞丐。

江叔叔看顾他,是因为自己是义兄魏长泽之子;江家上下称他声大公子,是因为自己是当今江宗主的义子,云梦江氏首席大弟子;他是魏婴,也不是单单是魏婴。

如今这小师弟,不屑一顾的厌弃也好,稚拙掩饰的好意也罢,却端着一颗澄心,眼眸中
明晰如一,却让自己觉得,自己好似头一遭活着似的。

想罢,发现无知无觉中,小师弟已毫无防备的依偎在自己怀里,眼角犹挂着泪痕,才想起这说一不二的小阎王,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罢了,不觉失笑,掖了掖被角,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tbc



评论(7)
热度(203)

© 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