🙀

澄吹 狗血爱好者 癖好NTR
和修罗场

【all澄】剔骨(十三)

有羡澄车 小蓝蓝开窍 蓝大慈祥的目光看崽

这也能被屏蔽我也是服了 @布恩蒂亚的马孔多  布布我哭 已经被屏蔽怕了 不申请解锁了【心累】

全文和车走外链吧 见评论有微博和石墨 大家请自选【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泽芜君…请留步吧!我一个人没问题!”

即便如此,蓝涣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,

“无妨,晚吟,我就是想送送你”

蓝涣莞尔一笑,

“再说我也多想仔细多瞧瞧,晚吟少年时候模样…”

“…随你…”,小江公子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,不由得腹诽道,这有什么好稀奇的,瞧我看起来年轻?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,难不成自己以前整日板着脸抽鬼修, 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,真的很显老…

却不想听到那人轻声笑道,“是曦臣俞矩了,只是…”

“想到自己蹉跎多年,竟让明珠蒙尘…”

江澄被这词酸得差点一趔趄,想想当年自己居然也受用得很,不禁自嘲道自己也是真的是色令智昏…

随意的挥了挥手,

“罢了,泽芜君,再往前就是学舍了,你再这般跟过来,少不得又要吓得那帮兔羔子东躲西藏的收东西…”

…估计还少不了家里那位惹祸精,正想着,头顶呼啦一下子,天女散花似的撒下了一堆花瓣, 粘得小江公子一身,不由得气急,

“魏无羡!你找死么?…” ,甫一抬头,却看他那不着调的师兄,丰神俊朗的冲他笑道,

“喜欢么?闲着也是闲着,刚才等你的时候削了点花”

剑尖一挑,倏忽间黏上了那片花瓣似的,轻轻一抖,恰好落在江澄的手心,捻开一看,竟隐约间透着一个澄字,

“怎样?还可算可心”

不着痕迹的顺手捋了下落在肩头的花瓣,便揽着师弟的腰,亲昵的倚在他肩头说道,

“哟~泽芜君,我来接阿澄了!今日劳烦您了”

江澄甫一贴近,便被这酒气熏得火上浇油,却只得低声暗语道,“你怎么喝成这样还在泽芜君面前晃悠,还嫌罚得少么?!”

魏婴却嗤然一笑,闻所未闻一般,摆手示意道,

“师弟这里就交给我吧,泽芜君也早些休息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羡澄车见评论外链

评论(56)
热度(183)

© 🙀 | Powered by LOFTER